西风吹老丹枫树

今天是2014年11月18日。三年前的今天,是老头六十岁生日。我们提前一礼拜回家,给他祝寿。那也是深秋,岳麓山枫叶如血。生日那天来了很多客人,老头兴致很高,精神矍铄。我们祝他寿比南山。晚上客人走了,家里显得冷清。老头神情有点落寞,我们在客厅里陪他聊天。我记得清楚,他说自己人生剩不了几年。我当然不信,他那时看起来身体还很健康。

我不知是预感还是真有凭据,他真的没有过完六十三岁生日。上月18日,永远离开了我们,到今天整好一个月。他走的很轻松,卧床都没有,在躺椅上静静走了。他走的时刻,我在武汉飞往珠海的飞机上。三万尺高空,离天堂那么近。老头也在同一时刻,奔赴天国。物是人非事事休,欲语泪先流。

mapple

写下此文,纪念我的父亲。愿他在天国安详,也愿天下父母都安康。

并借纳兰词一阙聊表心情:

今古河山无定距。
画角声中,牧马频来去。
满目荒凉谁可语?
西风吹老丹枫树。

此条目发表在Common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西风吹老丹枫树》有1条回应

  1. 百通说:

    请节哀,感觉父母年纪大了,我们给他们最大的幸福就是能多给他们说说话,带他们出去玩玩。

评论已关闭。